您現在的位置: 網站首頁 ? 黨團建設 ? 黨建工作 ? 正文
李保國先進事跡材料

李保國先進事跡材料 ( )

李保國,男, 46 歲, 河北農業大學 教授。在多年的教學實踐中,李保國深知,為人師者,“要給學生一碗水,自己就得有一桶、一缸”。他大學畢業 20 年后,為了不斷接受新的知識,毅然放下教授的架子去讀博士。他堅持根據生產實際需要開展科學技術研究,他主持的科研項目都取得了重要成果,分別獲得了國家、林業部、河北省的一系列獎項,如他主持的“太行山石質山地爆破整地造林技術”獲原林業部“國家七五重大攻關成果榮譽獎”,“太行山高效益綠化配套技術研究”獲原林業部科技進步二等獎、國家科技進步三等獎,“太行山低山片麻巖區‘聚續’生態農業工程技術”中心試點的前南峪村獲得“全球生態環境建設五百佳”提名獎,并獲得“河北省山區 創業 二等獎”,“優質無公害紅富士蘋果配套栽培技術研究”獲河北省科技進步二等獎。

李保國每年在艱苦的農村工作超過 200 天。他帶領學生與農民同吃同住同勞動,把自己的研究成果在第一 時間 轉化為現實生產力,為實現農村經濟、社會和生態效益協調發展做出了重要貢獻。在邢臺縣槳水試區,他們把一個窮山溝變成了花果山,成為太行山區最綠的地方,榮獲聯合國全球環境 500 佳提名獎。在內丘縣富崗村,他把自己的研究成果運用到蘋果生產中,生產出的優質蘋果被評為 A 級綠色食品,創出了國內著名的“富崗”蘋果品牌,在 99 昆明世博會上獲得銀獎,極品果賣到 100 元一個。大量的實踐,使學生看到了學農也會大有作為 ; 在與基層群眾的接觸中,使學生的世界觀、人生觀、價值觀發生了可喜變化,鞏固了專業思想,堅定了“學農愛農”的決心和信心。

長期的科研工作,大量的科研成果,豐富的實踐經驗,使李保國最了解學科的前沿、農村的需要、果農的期盼。他及時把自己的科研成果和在實踐中獲得的經驗充實到教學內容中,把生產一線的信息作為自己調整教學內容的信號,更新教材,更新講授內容。他先后主講了《高級經濟林栽培專題》等 9 門課程,每年超額完成教學工作量。主持完成了《北方經濟林栽培學總論》等 9 部教材的編寫,在全國性刊物發表 論文 40 余篇 ; 教學研究成果先后獲省級二等獎一項、校級一等獎二項。他的進取精神激勵著學生。他教的畢業班, 25% 的學生考上碩士研究生,他帶的碩士研究生, 70% 考上了博士研究生。

李保國講:“我自己就是農民出身,農民的孩子上學不容易”。他自己出錢為貧困學生交學費。他主動和學習后進學生交朋友,使他們努力上進,完成學業。別人不愿意上的課他去上,別人不愿意管的班他去管,別人認為是“刺兒頭”的學生,在他的幫助下,不僅以優異成績完成學業,而且和他結下了深厚友誼。一些畢業十幾年的學生,有了困難他仍然一如既往給予幫助。

他曾榮獲“全國振華扶貧獎”,“全國科技興村先進個人” ; 先后 6 次被授予“河北省山區開發先進個人”,兩次被評為“河北省中青年骨干 教師 ; 還榮獲河北省“特等勞?!?,保定市“勞動模范”,“保定市 教育 系統紅旗手”,“保定市生產建設紅旗手”,和“河北農業大學太行山道路先進個人”等榮譽和稱號。

李保國先進事跡材料 ( )

1981 年,李保國從河北農業大學畢業后留校任教。上班僅十幾天的他就響應學校號召,離開校園一頭扎進太行山,搞起山區開發研究,承擔起山區開發與經濟林栽培技術推廣工作。從此,李保國便與大山結下不解之緣。

初到邢臺縣前南峪村,鄉親們見到李保國不由驚訝起來:“這個人真土,咋看咋不像個大學教師哩 ! ”“以前來咱們村里講授技術的,可都是頭發梳得溜光,皮鞋擦得锃亮,穿西裝,打領帶,這個人咋這么土哩 ? ”在村民們的一片疑惑聲中,李保國走進他們中間,開始了長達 30 多年的治山富山之路。

李保國深知,農民兄弟與他這樣的大學老師之間必然存在某些隔閡。只有首先消除這些隔閡,真正走進他們心里,才能更好開展工作。他認為自己長得又黑又土氣,反倒容易跟鄉親們拉近距離。

但光靠形象取得老百姓的信任還不夠。還要靠真本事,那就是教會農民靠科技手段管理好自家的果樹和林木,使他們在短時間內增收、致富,這才是令老百姓真正信服的“砝碼”。老百姓服氣,才會全力支持自己,太行山區全面脫貧的宏偉計劃才會逐步實現。

李保國 總結 :“迎著農民的需求找課題,農業科研才有生命力?!彼颖鞭r大課題組同事說:“讓農民親近科技、掌握科技,農業科技工作者先要學會當農民?!?

前南峪村一帶多是光禿的石頭山,就連野生灌木也因缺少水土滋養,生長得低矮瘦小。這里的山體現了太行山的普遍特點:土層薄、不涵水,土壤瘠薄、有機質少,再加上干旱少雨,基本上“年年種樹不見樹,年年造林不見林”。

為了摸清當地山區的“脾氣秉性”,解決種樹難題,李保國起早貪黑,白天跑遍山上的溝溝坎坎,晚上點著油燈徹夜研讀,分析數據,尋求破解之道。 “山當餐桌地當炕,躺在地上吃干糧”一度成了他的生活常態。有時,他還把鄉親邀到自己的臨時住所里,促膝長談,虛心請教。制約山區經濟果林業發展的瓶頸逐漸露出水面,讓樹木存活的唯一途徑就是加厚土層??赏劣謴暮味鴣? ? 如何保證加厚的土層不被 雨水 沖蝕 ? 隨之而來的一個個難題又擺在面前。他絞盡腦汁,苦思冥想。在白天的翻山越嶺中,在夜晚的油燈下,他的思索沒有停止過。

時間不長,李保國根據當地實際,聯想外地治山經驗和教訓,大膽提出了“聚集土壤,聚集徑流”的治山方略。就是自山腳底部沿坡而上每隔四五米跨度左右各開挖一條溝,一下雨,山上的水就會順坡而下流到溝里 ; 再把山體表層的土統一收集到溝里面,這樣就達到了有土、有水的目的。

通過“雙聚”措施,前南峪村的山土厚了、水多了,樹木栽植成活率從原來的 10% 一躍達到 90% 。經過十幾年的開發治理,前南峪村的溝溝壑壑呈現 “洋槐頭、果樹腰”,變成了“太行山最綠的地方”。 1996 年, 50 年一遇的大暴雨重創了邢臺西部山區,前南峪村卻絲毫未受影響,一草一木皆無恙。如今的前南峪村,林木覆蓋率高達 90.7% ,獲“全球生態環境建設 500 佳”提名獎,當地百姓人均年收入達 1.06 萬元。

邢臺市臨城縣鳳凰嶺地處干旱的太行山丘陵地區,鵝卵石密布,干旱缺水,開發難度大。這里從上世紀 50 年代就開始種樹,種了死,死了種,再種再死。

李保國通過采樣分析發現,滿山崗的亂石灘下都是強堿性的礓石層。亂石灘本來就不存水,礓石層又對植物根部破壞嚴重,樹根本活不成。

在李保國的指導下,河北綠嶺果業有限公司帶頭在鳳凰嶺干旱丘陵崗地開辟了治理戰場。他們“挖走鵝卵石、打破礓石層、開溝建立保水層、聚水節水保水”,通過一系列治理,成功種植了薄皮核桃,使歷史上的荒崗披上了綠裝。很快,這些技術成果被廣大荒崗丘陵區的農民復制推廣,僅邢臺市薄皮核桃種植就發展到 60 萬畝,年產值超過 20 億元。

李保國先進事跡材料 ( )

2015 12 10 日傍晚,常年在外奔波的李保國風塵仆仆回到家中,他興奮地抱起小孫子親吻時,卻被一聲“你是爺爺嗎 ? ”的生分質疑擊痛心房,這個硬漢落淚了。

想起孫子那皺起的眉頭,緊繃的小臉,稚嫩的童聲,李保國心里橫豎不是滋味,雙眸噙滿愧疚。

“我最對不起的就是這個家。沒有老伴和孩子們的理解和支持,我啥也干不成 !

當年從邢臺山區回保定看望孩子和老人,至少要趕 3 個小時的汽車,再轉乘 7 個小時的火車,經過 10 個小時的輾轉顛簸才能到家。因路途遙遠,工作太忙,李保國根本無暇顧及遠在保定的家。

1983 年李保國在前南峪村搞小流域治理時,兒子李東奇剛滿一歲。在后來的日子里,前南峪人給李東奇起了個小名就叫“小流域”。小流域治理好了,可“小流域”卻真的變成了這里地道的山里娃,一張嘴滿口流利的山根話。

為了綠山富民,李保國為山區付出越多,虧欠家里的也就越來越多。

李保國先進事跡材料 ( )

4 10 日一早,打開手機,一條消息“凍住”了我:“李保國教授今晨因心臟病去世 ! 享年 58 歲?!卑肷螣o語后,我帶著僥幸問:“不會吧 ? ”“確已去世, 12 日追悼會?!币粫r間茫然無措,唯有“天妒英才”四字跳入腦海。

我與李保國教授不算相識。我曾采訪過他,但他并不記得我。一則,他每到一處,總是被人圍住問問題,或是記者,更多是村民 ; 二則,他非常忙,一年 200 多天奔波在各個山村,為村民解決林業技術難題 ; 三則,對事不對人是他的風格,他說:“我的手機里有上千個電話號碼,絕大多數我不知道是誰,但我會回答每個人的問題,不管是什么時候打來的?!?

可我卻深深地記住了他,他的名字,他的相貌,他的事跡。作為幫農民增收 35 億元、帶動 10 余萬山區農民脫貧致富的“恩人”、“財神”,他對得住自己的名字 ; 作為河北農業大學教授、博士生導師,他“比農民還像農民”的相貌讓人在瞬間詫異后油然而生敬佩 ; 而他 35 年間在太行山區推廣 36 項實用技術、培育 16 處山區開發先進典型的事跡,更是感動了無數人。

第一次見李保國教授,是在河北省平山縣。 2 月下旬,聽說該縣葫蘆峪地區的核桃樹漫山遍野,蔚為壯觀,不僅靚了太行山,而且鼓了山民的腰包,我便前去采訪,想為本報京津冀協同發展專版的《美麗鄉村》欄目寫篇報道。然而,被采訪者三言不離李保國,且稱之為“恩人”、“財神”,完全改變了我的采訪方向,我決定寫人物。當我被帶到李保國教授面前時,他身上濃濃的鄉土氣息先是讓我驚異,后來聽他說“這輩子最過癮的事,一是把我變成農民,二是把越來越多的農民變成‘我’”,聽人們講他在邢臺縣前南峪村、內丘縣崗底村、臨城縣等地的 故事 ,驚異變成了敬仰。從山上林間下來,天已黑,我想在晚飯時再和他聊聊,他卻開著車去了邢臺,“晚上要指導培訓”。

第二次見李保國教授,是在河北省青龍縣。 3 25 日,我去青龍縣干溝村采訪該村脫貧攻堅情況,再次碰到李保國教授,他是干溝村脫貧的技術總顧問,來為首期果樹種植做統一規劃。這次,我依然沒有找到和他更多交流的機會,因為他忙著給村干部介紹種植要求、運營管理經驗等,連午飯都沒顧上吃幾口。大家勸他先吃飯,他說:“我有糖尿病,不能多吃,下午還要干活?!苯榻B完,就扛著測量設備上山了。李保國教授去世后,河北省委宣傳部新聞處副處長、駐干溝村第一書記 趙鴻 頗寫道:“李教授來到時,已經 13 20 ,來不及休息,簡單吃了幾口飯,吃了藥,就到山上調查……我們來到山上,一直指導規劃了三個山溝。規劃指導完,已經 17 20 ,李教授沒有休息,就坐車去了唐山市灤縣?,F在回想起來,李教授真是累死的……李教授是太行山人民的恩人,也是我們干溝村的恩人,更是我的恩人。永遠懷念、敬仰李教授 !

李保國教授不幸去世后,萬人相送,內丘、臨城、平山、阜平等地的農民,自發設置靈堂為其守靈,“太行山的老百姓,舍不得您 ! 河北的父老鄉親,舍不得您 ! ”何止河北的父老鄉親,聽聞李教授事跡的人,都舍不得李教授 ! 本報微信公眾號“行走京津冀” 4 10 日編發《“太行新愚公”李保國教授今日凌晨去世》一文,有網友 留言 :“巍巍太行蒼翠遠,顆顆碩果幾度風。窮山瘠土何所懼,滿腔熱血扶民生?!碧谐>G,您的精神長存,李教授,一路走好 !

保國的妻子郭素萍也在河北農大工作,當年也是課題組的主要成員。每每談到跟著李保國輾轉遷居于山區各地的經歷時,郭素萍總不免生出諸多感慨。她說當年最對不住的是自己的老母親,母親歲數大了,需要照顧,可李保國工作起來不要命,也同樣需要照顧。不得已,她想了個兩全其美的辦法,就是讓老母親和 “小流域”跟上自己,同李保國一起到山里居住??蛇@一住就是 4 年多。

郭素萍常常跟著李保國一起在山里奔波,每天忙碌不停,經常過午貪黑,錯過飯點。疲勞和困倦常在此時結伴襲來,李保國走上車朝座椅上一靠,“呼?!币挥X,哪里還顧得吃東西。郭素萍有時也顧不得吃飯,但始終不曾忘記叮囑丈夫吃藥。

去年冬季,李保國再次來到前南峪村指導果農剪枝。午飯后,他來到一處高坡,指著山腳下那排破舊低矮的石板房說:“這是當年我們住的地方,這些房子過去都是村子里喂牲口的地方,老百姓都沒住過??晌覟榱俗屶l親們信任我,就住在這里?!崩畋呎f邊凝望著坡底。

“你還別說,這些房子說不定以后還真成文物了呢 !

李保國呵呵地笑出聲來,笑得很爽朗。風吹亂了他的頭發,黝黑的臉龐顯得格外清朗。


女教师潮喷弄出白浆免费_亚洲综合AV色婷婷_韩国电影禁止的爱完整版在线观看_自拍亚洲一区欧美另类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蜘蛛词>|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 <文本链>